文章

重庆首现侏罗纪时期虫迹化石(图)

chong-qing-kong-long-hua-shi

万州区铁峰乡多年前的一场山体滑坡让一大片神秘的怪石裸露而出,近日专家鉴定结果出炉:这是一群至少1亿多年前的虫子在软泥里移动所形成的化石。“这也是重庆首次发现侏罗纪时期虫迹化石,它比恐龙化石还罕见。”重庆自然博物馆古生物博士张锋说。

高中生意外发现“怪石”

最初发现这片怪石的,是当时万州区第一中学一名叫谢进的高中生。“他将化石带到学校给我看,我的直觉告诉我,这可能是一个很重要的发现。”谢进的老师易万成告诉记者,谢进的家就住在化石发现地附近。他带领学生前往考察,发现那里原本被树木掩盖,是一场意外的山体滑坡,让这一大片石头露了出来。

这片石头究竟有多怪?记者看到,化石带上布满条纹,像是盘错的老树根,也像是数十条细长的虫子缠绕在一起。化石带上同类大小的化石分别集中在一起,整齐排列着。据测量,这片化石带长约2000米,宽约600米,可见高度约30米。

那么,化石带上的条纹究竟是什么?为了弄清楚这个问题,易万成几年来一直在搜集相关资料,并在网上求助,咨询相关专家。前几天,在万州区博物馆帮助下,他联系上了重庆自然博物馆的古生物博士张锋。

接到邀请后,张锋到现场进行了勘测,他推断,这些都是1亿多年前的侏罗纪时期,虫在运动中留下来的轨迹。“在重庆这还是第一次发现侏罗纪时期的虫迹化石。”

虫迹形成化石需要三大条件

“可别小看了这些虫迹化石,它们比恐龙骨骼化石更为稀有,在全国范围内也属罕见。”张锋说,这些化石与恐龙足迹化石一样,属于痕迹化石,是史前时期的各类生物在活动过程中,遗留的各种痕迹和遗物保存下来而成的化石。

苏格兰的科学团队宣布了,鱼龙新物种的发现。

20150118102639162
该想象图中,新发现的海洋爬行动物肖克罗斯海蜥(学名Dearcmhara shawcrossi)正畅游在侏罗纪的海洋里。
绘图:Todd Marshall
撰文:Jason Bittel
  侏罗纪的恐龙赖以生存的是陆地,而海洋则是鱼龙的天下,其外形就像狭吻鳄和暴脾气的海豚的综合体。
鱼龙一词源于希腊语“鱼”和“蜥蜴”。这些弛骋于古代海洋的食肉爬行动物扮演着今天鲸鱼和鲨鱼的角色。
近期,一个苏格兰的科学团队宣布了鱼龙新物种的发现,它身长约4.3米,体型类似于小型的摩托艇。
“我们发现了全新的大型爬行动物物种,它们生存于1.7亿年前的海洋,”爱丁堡大学的古生物学家Stephen Brusatte说道。“这也是发现于苏格兰最早的鱼龙物种”——该国的尼斯湖水怪一直受到人们的猜测和追捧。
Brusatte和同事们给新物种起名为肖克罗斯海蜥,以感谢业余古生物收藏家布莱恩.肖克罗斯,正是他在苏格兰斯凯岛发现了这一化石。肖克罗斯把化石捐赠给了格拉斯哥大学的亨特博物馆,科学家才得以开展研究,确定了化石中前肢、背部和尾巴等部分特征。
升级换代
据团队介绍,新物种不乏迷人之处,因为它颠覆了科学家对鱼龙进化的猜想。
作为一种体型较小且原始的鱼龙——要知道有的身形达公交车大小,肖克罗斯海蜥兴盛于资料匮乏的侏罗纪中期,持续时间长达1500万年。
从化石确定的年代来看,它正处于海洋发生巨变的时期。
“侏罗纪中期之后一种更大更高等的鱼龙登场,并取代肖克罗斯海蜥接管了海洋世界。”
由于新发现的鱼龙体型更小更原始,这就暗示海怪由小向大的过渡可能发生在侏罗纪较晚期,这比科学家之前的猜测要推迟很多。
鱼龙向更大体型过渡的原因目前尚不清楚,但肖克罗斯海蜥的发现很可能证明这种转变是逐步的过程,而不是海洋温度突变或大型火山喷发等突发事件导致。
“天上掉馅饼”
鱼龙化石算不上特别稀有,从智利南部到俄罗斯西部一直有所发掘。然而来自侏罗纪中期的鱼龙化石——更不必说其他生物的化石——却是少之又少。科学家们尚不清楚为什么“某些时期的化石就是更稀有更残缺,”Brusatte说道。
“也许这就是运气吧,这方面的化石记录极度缺乏,”他接着说。“恰巧苏格兰获得了如此完好的侏罗纪中期珍藏。”
正在英国南安普顿大学深造的鱼龙专家Aubrey Jane Roberts说,肖克罗斯海蜥生存的这段时期顿时更令人着迷了。
“这一发现填补了鱼龙进化过程的空白,有助于我们更系统的研究,”Roberts说道。
“更有趣的是该苏格兰鱼龙的进化进程滞后于其他地区。在当时阿拉斯加和南美已经出现了更大体型的鱼龙物种,看来欧洲的这一进程花费了更多时间。”

(译者:清泉石上流)